東方昇 國家終於有任務畀我 | 旭茉JESSICA


Hot key words



主頁 / Celebrity / Talk To Celeb / 東方昇 國家終於有任務畀我

東方昇 國家終於有任務畀我

Lam Wing Kee2018-03-08

他是東方昇?方東昇?還是王嘉偉? 他是毛記電視中最高曝光率和知名度的「偽員」,去年推出的著作《北韓包膠》,在人人唔睇書的年代,仍然可以出到第四版,拍得住不少出名藝人或作家。 出過書、做過節目,今次打大佬上伊館開個人騷《特異功能救香港》,是毛記電視首位開騷的「偽員」。到底東方昇繼《國家級任務》後,如何用特異功能救香港? 無力感 香港人近年面對各種問題,包括政治、經濟、生活等,充滿無力感,東方昇今次就以搞笑幽默的方式釋放大家,還特別跟戲劇導師甄詠蓓學習舞台技巧,如發聲、控制現場氣氛和觀眾情緒。而踏上舞台前,東方昇就在自家平台率先推出《國家級任務》,試盡香港人想試又不敢試的東西。 「《國家級任務》純粹是滿足我的求知慾,我想知時鐘酒店價錢,就變做一個節目去格價;聽得多相親角,就去體驗一下。我相信節目要度得好,起碼度主題時我要很興奮,如果我做的時候覺得興奮,觀眾自然會覺得好看。我們拍一整天,剪成6分鐘內,其實不會不好睇,最大難度是如何濃縮成6分鐘。最初原意是,香港人很喜歡出外旅行,但對自己的地方有多熟悉呢?其實香港有很多地方很好玩,只是我們不去發掘,某個商場有個公仔,大家就衝過去,不會自己去找一些得意的地方,所以我一直有這個構思,希望帶大家去認識一些新地方和新工種。 至於《特異功能救香港》,就是想救一些香港人面對的問題,政治、職場、愛情,各樣生活上共鳴的事。主要都是說在香港的無力感,香港人有很多東西都是被迫,面對這些感覺可以做甚麼呢?可否用特異功能或更荒誕的方法去解決問題呢?這是一個talk show,但亦會有大家喜歡的改歌詞。黃子華的talk show好犀利,林海峰又有一套,我去做同樣的東西一定死硬,所以要嘗試其他東西,如癲少少或另一方向。」


東方昇與王嘉偉 東方昇原名王嘉偉,今年32歲,鏡頭前搞笑、醒目、大膽,但鏡頭後的王嘉偉則比較怕醜內向。大學一年級時到「天比高」實習,認識到現在的「腦細」林日曦,2015年加入《100毛》,毛記電視開台時以藝名「東方昇」,加上標誌性的染血頭巾響朵,但原來平時大部分人不是叫他東方昇或王嘉偉,而是方東昇。 「有時會覺得東方昇已是我的名字,最初有想過是否要大家記得我叫王嘉偉呢?但現在已好像扭轉不到,所以都沒有所謂。其實現在大部分都叫我方東昇,暫時還沒有機會見過他,之前有些人想安排我們見面或同場出場,但他是TVB人,所以都未能成事。王嘉偉和東方昇最大分別是,王嘉偉是一個很低調的人,東方昇則是一個表演慾很強的人,其實兩個都是我的不同面向,所有人都是這樣,只是當有一個角色就可以很自然地變身。東方昇的專長是做一些大家不敢做但會去想的事,會嘗試和擁抱一些戇X的事,從而告訴大家,其實世界是如此荒謬,我只是一個工具去誇張它。東方昇經常笑中國,其實某程度上是針對他們不好的行為,希望透過笑中國的不好,讓香港人留意番自己不可以做,擁抱一些戇X行為給大家一個當頭棒喝。 至於我自己王嘉偉就不會在廁所吃鮑魚、不敢去試色情腳底按摩,但有了東方昇這個角色後,就可以順理成章去做這些事。最初轉做幕前,是因為做幕後度橋,很多時演員都做不到自己的要求,如果希望我的創作可以原汁原味出現,那不如我自己做。」


30歲的關口 無論男女,不少人都覺得30歲是一個關口,東方昇亦不例外,他坦言一到30歲就不停問自己在做甚麼,是否已經做到最好?是否要跳出comfort zone?最後當然沒有甚麼結論,只是見步行步。這幾年嘗試過不少範疇,創作、主持、拍戲、做騷……無論成果如何,起碼他會因為嘗試新東西而興奮。 「做創作從來都搵不到錢,性價比不高,但起碼我覺得幾好玩。可以嘗試不同工作是好事,不是純粹希望多些觀眾認識我,在我的角度,起碼我會因為嘗試新東西而興奮,不過我最想做就是退休,這幾年真的很累,很想退休。或者我想去教書,教人去創作,和後生仔切磋下,和他們傾談幾有趣,他們會給你新東西,我亦會感受到世界變得很快,覺得自己後生了。我的弱項是攝影哥哥要我chok但chok不到,我又不是靚仔,一個唔靚仔的人覺得自己好靚仔就好核突,反而如果我做一個唔靚仔的人,大家可能有時又會覺得我幾靚仔喎。很多人不約而同說我很像錢小豪,早前有機會見到他,真的覺得很相似,但他比我後生。」 Text: Lam Wing Kee Photo: Sze Chuen Videography: Matt Chi

Tag:

Other Articl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