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overing Me 劉心悠 | 旭茉JESSICA


Hot key words



主頁 / People / Talk To Celeb / Discovering Me 劉心悠

Discovering Me 劉心悠

Goosie Lam2019-12-30

新年伊始,是回望過去,展望將來的時候。
2019年的心悠過得十分充實。怕水的她完成了2018年的目標,學會了游泳,還到了北極跑馬拉松,「到北極是又怕又exciting的事情......年初學會游泳,其實是因為我很怕水,但我覺得我要面對,逐一tackle我的恐懼。」不斷挑戰自己,發現自己,讓人生過得更有意義。心悠常備人生Checklist:「我的人生裡有一個list,例如北極馬拉松,我今年跑過一次,我就會check,會覺得很開心,因為這是人生的resume,是抹不走的。」

冰雪中的挑戰
在冰天雪地之下不斷的向前跑,到底這感覺是怎樣的?「是很矛盾的感覺,一方面身體真的熱得不得了,很想脫下衣服,但另一方面吸入很冷的空氣,而每次停下來時,很快便會覺得很冷!」心理上亦非常掙扎:「跑的時候會閃過一些念頭,會問自己為甚麼要虐待自己?為甚麼這麼冷還要餓著跑?但很快就會叫自己不要想,快些跑完便可以快些回家!但我沒想過要放棄,全部都是自己的選擇,沒有人逼我去做,也沒有人給我壓力,是自己想鞭策自己。」

不單如此,在2020年,心悠會再次去北極挑戰多一次極地馬拉松,「上一次有一點遺憾,因為沒有去最北的那個點。因為已經有一次經驗,今次有心理準備會表現得好些。」她自言喜歡挑戰自己,但不會逼自己去做一些能力範圍以外的事,「我的人生裡有一個list,例如北極馬拉松,我今年跑過一次,我就會check,會覺得很開心,因為這是人生的resume,是抹不走的。」

《乜代宗師》激發打拳興趣

學游水、極地馬拉松的挑戰一浪接一浪,2019年的她充滿運動細胞,因拍攝2020賀歲片《乜代宗師》而學會了打拳,為了這次演出而準備了超過半年以上去鍛練身體,「我很希望給觀眾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劉心悠,因為平時觀眾看見的全部是一個很女性化、纖瘦,而絕對不會看到我肥了兩碼,然後又瘦了,接著還有肌肉,因為這一套電影,我會經歷一個這樣的過程,是一個很大的身體變化。」

這電影讓她有機會跟一直欣賞的黃子華合作,更令她對打拳發生了濃厚的興趣:「電影拍完後,對我來說,不是覺得這戲完了就想停,而是引起我對打拳的興趣,想繼續explore下去。至於會不會打拳賽,我不知道,這真是一條很長遠的路,但我絕對不想停。對我來說,又是人生另外的一個checklist,一個挑戰。」

新戲令觀眾看到心悠堅毅果敢的一面,「太女性化的角色其實都不似我,其實(演過的角色)都只是fragment of me。有時其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甚麼人,每個人都有很多面,所以我很喜歡做演員,可以一邊做一邊discover自己不太認識的一面。」

過去、現在、未來

新年伊始,難免懷緬從前。給心悠一個假設性問題:如果可以回到過去,會去哪裡?
本來只是鬧著玩的一條問題,卻讓她深深的嘆了一聲,「我很想回到入行的第一年。」

那一年她23歲,正在加拿大溫哥華的藝術名校Emily Carr University of Art and Design(前Emily Carr Institute of Art and Design)修讀產品設計課程,暑假時回台灣參加廣告選拔賽而首次出演幕前,後來她決定放棄學業,來港發展,以電影《阿嫂》出道,更因這電影在香港電影金像?獲提名最佳新演員。「Definitely,我覺得在心態上我會做一些調整。那時候我真的不知道這一行到底是甚麼回事,只想來香港玩,入行時我當自己是學生,從來沒有想過可以是一個career,這想法令我很難百分百的去做,因為我覺得自己只是學習。如果早一點定下這是我的career,我想我的mentality會不一樣。」

如此感慨,難道是對現狀不滿?「我不是不滿意現狀,人是須要經歷。我現在很開心,我需要的東西都擁有了,基本的都有了。有時我會想,做人還需要甚麼呢,想著想著覺得有些害怕,我甚麼都有了,那麼我不用shopping了,我不須要外出了。」為了繼續向前,所以喜歡挑戰自己,繼續盼望?「很可能是因為這樣吧。」

當年在A餐B餐間選了A餐,有時也會想,如當年選了B餐,人生會變成怎麼樣。「我也想知道我人生的alternative是甚麼。如果當初我沒有入行,我做了想做的事會怎麼樣?入行之前是有計劃的,但來了香港便打亂了。當時我希望成為一個傢俬設計師,或者是玩具設計師;有時會想,如果我選了B餐會怎樣?每次回家都會去學校門口看看,去art supply的地方,很懷念那個momentum。」

當年沒選B餐沒打緊,A餐其實挺不錯,心悠的事業一直發展順暢,更是「緋聞絕緣體」。事業有成之時,會不會期待愛情?

「我不會不相信(愛情),但亦不會太相信。我不太需要很emotional的relationship。如何可以跳過經歷很emotional的時期呢?我很希望可以跳過那個階段,直接到達一個很平和的關係;相處對我來說是我更注重的東西,好像朋友、家人的那種相處。我未想他出現,因為我未ready,他(現在)出現也只是徒然。當我ready了,好!你出現吧!然後『得?』。
幾時才ready?「我現在只知道我未ready就是未ready,我的邏輯就是這樣。」

Text:CT
Styling:Catherine Ko
Photo: Vinci Ng from number five studio 
Makeup:Annie G.Chan
Hair: Eric Chow @ Xenter Hair Salon 

Other Articl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