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are here

吳業坤 人氣王坤哥躺著也中槍

0 SHARES

做歌手當然要有靚聲,但更重要是有觀眾緣。
吳業坤(坤哥)雖然外貌和唱功都不是驚為天人,但由參加巨聲到在節目中扮棋,都得到不少觀眾和網民加持。當歌手未夠一年便得到「我最喜愛的男歌手」大獎,以歌手身份出道16個月更推到在開紅館演唱會,羨煞不少同輩,甚至前輩。
雖然今年的走勢明顯不及前兩年,但三年來都有hit歌,今年不但入選「叱?我最喜愛男歌手」最後五強,更打入專業推介叱咤十大,絕對有交代有餘。與此同時,坤哥亦不停吸引到不同類型的負面傳聞,媾女、拜狐仙、被杯葛……
人氣王,從來都是正負皆吸。

Shine 黃又南化身陀飛輪設計師 拍片親自介紹

Shine 黃又南化身陀飛輪設計師 拍片親自介紹

Shine 黃又南化身陀飛輪設計師 拍片親自介紹

《藍天白雲》鄧麗欣 梁雍婷 演繹最光明的黑暗

獎項差距
加入樂壇三年的坤哥,曾經連續兩年奪得「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男歌手」獎項,成為城中熱話。雖然今年的風頭被陳柏宇搶過,但亦有媒體指有望成為新一代「天王」,香港樂壇和歌迷似乎都很珍惜坤哥。
「有說得到某些大獎就代表走紅,我認同可能關注度大了,之後就要看如何運用關注度,其實有少少無奈,畢竟網絡發達,當得到更多關注,同時亦會得到更多批評和讚賞,感覺是一把雙?劍。不過頒獎禮獎項是對團隊的肯定,就算外界如何看頒獎禮,我們都是十分重視,希望有些東西可以回饋團隊,無論是個人或歌曲或專輯獎,都是屬於整個團隊,所有東西加起來才有我的出現。很多前輩都說做新人最簡單,之後幾年踏出安全區後就很容易迷失方向,今年第三年做歌手,已經體會到如何難行。維持知名度當然十分難,運氣、氣氛和歌曲等令我之前得到一些大獎,而我的實力可能未追到個獎項,所以這兩三年都很努力去追趕那個差距。」

凍齡周慧敏 為「50歲」重新定義

凍齡周慧敏 為「50歲」重新定義

凍齡周慧敏 為「50歲」重新定義

《以青春的名義》 吳肇軒單挑劉嘉玲

成就解鎖
坤哥入行最初幾年沒有唱歌機會,不斷在網上發表翻唱和創作歌曲,就如活躍於社交平台的KOL,加上經常打錯字而成為網民熱話,日積月累吸引了不同範疇的支持者,網民更把他推到上紅館。
「這三年來都有滿意作品,2017年更有四台冠軍歌,當然很開心,也是給幕後和自己的肯定,就像打機有個『成就解鎖』,希望可以逐步解更多的鎖。我真的很幸運,開過一場紅館演唱會、得到夢寐以求的獎項(「我最喜愛的男歌手」)。由2017年起事業開始平靜下來,或者我是調轉來行,先得獎才開始發展,大家期望會很大,但我明白更加不可以跟著其他人的期待去走,否則我會很辛苦的push自己。畢竟自己還嫩,希望慢慢砌好根基。去年音樂作品相對少,現在的成績已經很滿足。將來幾年,希望給人看到我有進步和有用心工作。一直看很多演唱會,千嬅、Eason、農夫的演唱會為何很好看?就是因為環環相扣,歌單需要有很多好作品,我希望7年後可以開十周年演唱會,到時歌單內都是我的歌,可組成一個故事。」

《藍天白雲》鄧麗欣 梁雍婷  演繹最光明的黑暗

《藍天白雲》鄧麗欣 梁雍婷 演繹最光明的黑暗

《藍天白雲》鄧麗欣 梁雍婷  演繹最光明的黑暗

凍齡周慧敏 為「50歲」重新定義

躺著也中槍
或許你至今仍不明白為何坤哥會走紅,但觀眾緣加上高EQ可能就是最大原因。先不說早幾年儲下的觀眾緣,人氣急升的他同時吸引了大量負評,經常躺著也中槍。面對不同來歷的「指控」,廿多歲的坤哥已經像太極高手,盡顯極高的EQ。
「之前有不同傳聞,媾女、拜狐仙、畀人喪寸……其實很搞笑,冇得去反駁,只能夠接受。有時看到這些傳聞,反應會是『唔係呀?』多過『有冇搞錯?』。在網絡世界,未經證實的事都可以分享,但可以點呢?我覺得自己EQ算不錯,最觸動到我可能是一些很不公平或侮辱的對待,但都極少遇到這些情況,大家都很錫我。很多前輩都說,做這行有人關注真是好事。我覺得在香港樂壇生存,50%靠歌曲,50%是歌手或歌曲的故事,很難單純靠一首歌而得到甚麼。畢竟不是純粹音樂工業,歌手要做KOL的工作,要宣傳個人,有知名度才有人聽我的歌。我曾經做很多KOL做的事,例如發很多post,但現在可能是沉澱期,會問自己為何不能做好作品,如劇集或音樂,而要去做這麼多額外的東西?所以近來都減少了很多KOL的東西。」

《以青春的名義》 吳肇軒單挑劉嘉玲

《以青春的名義》 吳肇軒單挑劉嘉玲

《以青春的名義》 吳肇軒單挑劉嘉玲

凍齡周慧敏 為「50歲」重新定義

孝順仔
短短入行幾年,坤哥明顯比其他人走得快走得前,主持、電視劇、唱歌,甚至電影都得到關注。演藝事業發展順利,這位曾是唯一一名得獎時仍住在公屋的「我最喜愛的男歌手」,很快就可做個脫貧孝順仔,和家人租住三房私人樓單位。
「以前家人未試過一人一間房,現在在樂富租住一個三房單位。到了這個年紀(27歲),我都開始思考置業問題,但一來對樓市很多擔心,二來對數字管理很差,所以要好好計劃。我甚麼都想試,但我對數字和管理都很差,一定要有人傍住才可做生意,現在的西裝店主要都是由拍檔主理。我希望30歲前可以考到一樣技能,如唱歌或結他的資格。之前蘇師傅說,我是需要一技傍身才有安全感,我希望有把屬於個人的刀在身,可以很驕傲地跟人說,我唱歌或結他是幾多級,這些技能是一生屬於自己的。電影方面,一直以來的角色都是因我的性格而設計,唯一一次例外是在《幸運是我》內飾演汽車維修員,很多人看完都不知那個是我,是一個很新鮮的感覺,更幸運地被提名最佳新演員。我很清楚自己不是偶像派歌手,所以在《幸運是我》,甚至《誇世代》的all back髮型我都有份構思,我希望可以衝破框框,不想有太多包袱。10年後希望可以繼續有大家認同的作品,有30首歌、演技得到大家認同,當有人想找人拍戲,會想到吳業坤。」

Text: Lam Wing Kee
Photo: Sze Chuen
Styling: Catherine Ko
Videography: Matt Chi
Make-up: Alfred@7senses
Hair: Nasaki Chu @ St Private I
Wardrobe: Diesel, Harmont & Blaine and Ted Baker

《以青春的名義》 吳肇軒單挑劉嘉玲

《以青春的名義》 吳肇軒單挑劉嘉玲

《以青春的名義》 吳肇軒單挑劉嘉玲

《藍天白雲》鄧麗欣 梁雍婷 演繹最光明的黑暗

Read More